凉宝宝鱼

龙樱一生推!

【龙樱】航空邮件/AIR MAIL(完结篇)

亀莉夫人:

三天码了快九千字……爆肝完成。(倒地


自己的情绪也跟着他们的所起伏,连觉都不能好好睡了……(


重新回坑之后所有对RS的理解,都在这篇里了。所以当然不是只有糖,刀子也是发得很爽快……(喂!


想知道结局走向,欢迎直接拉到最后哦!(不千万不要


踌躇着码个后记还有番外啥的,但现在要说的话太多,反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弱弱地想求个长评……OAQ


友情提示:配合BGM 滨崎步 - Dearest 食用可能会哭得更痛快哦(……)


-


若深情不能对等,愿爱得更多的是我。


-


把碗碟收拾整齐,水池里的阀口关好,厨房里的收尾工作都做完之后,四周总算安静了下来,唯有客厅里落地钟走动的声音小心翼翼地擦过耳畔。
窗外的夜色悄无声息地漫了过来,樱乃走进房间,按亮了里面的灯。又顺手打开了电视,屏幕刹那间亮起来,浮现的是一贯默认的世界网球频道。


这是她的习惯。高三的课业比较吃力,遇到想不通的功课,往往能靠听着电视机里传来的击球的清响和比赛解说带给自己一点灵感。


但面对着厚厚的国文习题册,今晚的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走神了。
距离那个人回来,已经有两个月之久,自己右手腕的绷带也早就拆掉了,如今能灵活地握笔写字,也大半是托了那罐草药的福。
但是这也意味着,离别的时刻,越来越近了。这两天她的眼皮总是突突地跳,像是某种必须去面对的征兆。
比较安慰的是,下午那个人离开的时候,不再是以往那副忧心忡忡眉头紧锁的模样了。
她其实十分害怕看到这样的越前龙马,她不希望他被任何东西困住,只期盼他能好好的,理所应当地被命运善意相待。


所以,尽管这些天女生陷在对他深深的担忧中无法发自内心地笑起来,但是在那个人面前,她依然很努力地,装作乐观积极的样子,去鼓舞他,哪怕是要搜刮着尽量轻松的话题,说比平时多很多甚至有点聒噪的话。
很讽刺的是,这是她力所能及的全部了。她根本不能直抵少年心里烦躁的源头,一如那些只能在电视机前看单打比赛,无法真正参与到他的战斗里的日子。


“ATP夏季巡回赛事盛大的开幕式在即……各国的职业选手都已经归队进行密训……”
右眼皮又开始跳了起来,一下接一下,无法专心于手上的功课,电视机里调到十分微弱的音量就这么不着痕迹地滑入耳膜。
樱乃的心陷下一截,扭过头去看放送着的直播节目。


“你说,这一届ATP会有哪几个国家的选手能杀进决赛?”
“……瑞士的……日本的年轻武士越前龙马,这几年噱头十分夸张的职业选手,胜算也很大。”
“是一位比较有争议的青年选手,前阵子虽然有丑闻缠身,但是他的团队反应非常快,这次巡回也是一次扭转声势的大好机会。”


啊,终于要来了。这一刻。
他总归是要走的,去往更大更远的世界。
而那个世界里,或许并不会有她的存在。


女生呼吸一窒,眼泪毫无预兆地夺眶而出。


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倏然划破凉意习习的空气。
樱乃急忙抹掉脸上的泪水,伸手去接,耳边是那个人轻轻的温柔的,略带砂纸质感的嗓音,“喂……龙崎。”


“啊啊,龙马君,怎么了?”为了不让他听出自己哽咽的声音,女生换了一副上扬的语调。
“嗯……我可能要走了,明天的飞机。”
我知道啊。
“今天谢谢了,龙崎。啊……不,一直以来,都谢谢了。”
没关系。你开心的话,什么都无所谓。
“话说,今天我把帽子……落在你家里了,明早我会去找你。”


好半晌,她都握着电话,喉咙无法吐出一个字,直到那头察觉到她异常的缄默后,再次轻轻地念了一遍女生的名字。
“龙崎?”
“嗯嗯!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在家等你,顺便准备一下龙马君的临别礼物,好好期待一下吧!”
“……好。”


挂掉电话,她咬着牙拼命忍住眼泪。拜托了,再坚强一点。再一点就好。至少在他走之前,不要让他发现自己的委屈和难过。
不要让他有什么负担。


-


重要的人离开之后,并不代表就能回到原来没有他的那个时候。


-


要如何向喜欢的人正确传达自己的心意?
越前龙马必须承认,他对此真的一窍不通。无缘无故站到人家女孩子面前堂堂正正地说“我喜欢你”这种事情,他曾经也嗤之以鼻过。但是现在,他却十分佩服这种不太要脸的勇气。


是喜欢吗?是喜欢的吧。如果回来之前只是有那种朦朦胧胧若有若无的好感的话,现在他可以十分肯定自己的心意了。
喜欢和她独处的时光,喜欢她温柔的眉眼和孩子气的笑容,喜欢无意间蹭过她的发梢时鼻尖充盈的香气,喜欢……喜欢她在捏饭团时灵巧纤细的手指。
甚至喜欢到,连梦里也会出现她的影子。


他其实并没有把帽子落在女生家。这么说只是需要一个借口去见她,在这么仓促离开之前,必须要当面说清楚一些事。
但是思索了一个晚上后,他还是没有想出恰当的说辞。而且如果女生对自己并没有那种意思,被当面拒绝了怎么办?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面临着无力回天的恐慌。


要不……问一下那个人?他皱皱眉,扭头看着在一旁打着地铺呼呼大睡的哥哥,赶紧逼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仁者见仁吧。
第二天一大早,越前龙马就顶着两个黑眼圈出门了。


敲开女生家的门时,他仍然在惴惴不安,但是在她前来开门之后,他却瞧见女生虽然笑得一如往常,两只红红的眼眶却十分令人在意。
“龙马君请等一下……我去拿礼物。”
“等……”还没来得及开口,女生就转身跑开了。真是的,这会儿不是让他更紧张了么。少年烦躁地挠了挠头,身后一阵自行车驶过的摩擦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回过头发现原来是投放晨报的邮递员。


龙崎家成员的邮箱是各自分开的,每个邮箱前面分别写有主人的名字。龙马看着邮递员把报纸分别放进四个邮箱里,再打开里面检查有没有需要投递的信件。而到“龙崎樱乃”那一格时,邮递员抱怨似的叹了口气,“这小姑娘怎么还是这样。”
“要寄信又不贴邮票,这信都快堆成山了。”


龙马眨了眨眼,好奇地走上前看了看,发现那些信都用熟悉的航空件的信封装着,而收件人都写着自己的名字。
“不好意思,我想这是给我的。”
少年说道,从邮递员手中接过那一小摞信件,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想起自己因为在各国辗转和她断了联系的那小半年,自己是没有在意过,反倒是她,既然辛辛苦苦地写了信又不愿寄出去,可想而知是对自己多么失望了。
他有点懊悔地阖了阖眼,手头动作利索地将其中一封拆开。


“……今天做饭团的龙马君真是太可爱了。虽然笨笨的,但是看起来十分用功呢!可是……为什么还是感觉你不开心呢?龙马君到底在忧愁些什么?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也难过得不行。心情很糟,但还是要对着你笑,笑到脸都快酸了。这样你的心情会不会好一点呢?”
“喜欢龙马君的心情,从来没有减少半分。因为太喜欢了,所以很辛苦。明明知道你的梦想里没有我,还是不忍心对你说不。”
“我知道的,龙马君有一天还是会走掉的。下一次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之后?虽然这样说很失礼,还是希望你能快点离开。这样的话,就不用总是担心你要离开了。”


无边的悲伤像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攫住了呼吸。他从未察觉她的隐忍,如今看来,自己才是最浅薄的那个人。在她为自己的事情受着伤害的时候,他居然要连告白这样简单的事都要犹豫许久。
“龙马君……”
所以女生低低的呼唤才显得这么沉重。
少年锁着眉头望向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她,手里拿着一只穿着青学球服的小熊,戴着小小的一顶R字棒球帽。
他没有出声,捧着信件的手微微颤抖。


“抱歉,让你看到这些……”
女生的声音已经有些抽搐,眼泪像扯开了拉环的易拉罐汽水,不受控制地汩汩往外冒。
啊,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忍住呢。


“龙马君……真的很狡猾呢。如果一直对我不闻不问的话,我也不会像个傻瓜一样……”
“对不起,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喜欢龙马君了。”
“我……就不去机场送你了。龙马君一定要在巡回赛里拿下大满贯,一定要……”
最后一缕声音湮没在喉咙里,只剩下一吸一顿的抽噎,樱乃走上前将手里的小熊塞进愣在原地的少年怀里后,转身进了屋,轻轻带上了门。


院子里的蝉嘹亮地鸣叫起来,是立夏以来的第一次。
春意已尽。


-


命运的红线一旦断了,就再也无法接上了。


-


越前龙雅正在费力嚼着由南次郎亲自担当炊事员煮的馒头早餐,一口咬下去还磕到了牙,看来这么多年了这个男人的厨艺还是不见长。


“什么时候的飞机?”南次郎把埋进“空姐日志”的性感杂志中的头抬起来问道。
“今晚。”


“这么急啊……”
“小鬼头太拖拉了。”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玄关一阵动静,随后背后刮过森森然的风,自家弟弟阴沉的气息足以让初夏的气温骤降。
“干嘛?告白失败啦?”
本来只是抱着玩笑调侃一句,却遭受来自刀光似的锋利的眼神攻击。龙雅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
“喂,来打一场。”
少年从房间出来,将球拍扔给他,僵直着背影走进庭院里。


“这是怎么了?”
龙雅转了转眼睛,把手里半个实在咬不动的馒头放下,尾随着他跟了进去。


他一声不吭地发了球,球擦着风看不见轨迹,直到掷地有声地落在了脚边。
“喂,认真点啊。”对面的少年压了压帽檐,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好啦好啦,干嘛这么恐怖。”


龙雅打起精神,打算拿出八分实力来和他较量。但是实在被对面的人牵制得发挥不开,他隐隐感觉到,小鬼头的每一球都带着强烈的情绪,是在发泄什么。


下一球直接朝脸飞过来,与空气摩擦出强大的气流,龙雅屏息着以波动球回击了过去,却没见少年有挥拍的动作,也没有避开,力道强劲得直接打中了他的胸膛,他闷哼一声,双膝跪倒在地。
“小鬼头?!”
龙雅吓得球拍从手中滑落,赶紧跑过去扶起他,还没开口问怎么回事,只见少年双唇抿得紧紧的,双眼发红,面色苍白,眼神里布满了痛楚。
身体很痛,但心更痛。


“你不要吓我?!没事吧?”龙雅倒吸一口冷气,第一次看见他这般如丧考妣的模样。
“没什么。我去睡一会儿,到时间叫我。”
少年推开他,还没从吃了刚刚那一球的狠劲中缓过来,脚步有些踉跄地走进了屋。


庭院里升起袅袅炊烟,不知不觉,黄昏时分已到,南次郎看着自己烤得外焦里嫩的鸡翅,得意洋洋地朝龙雅喊道,“可以吃饭了。”
“年轻人还没有起来?”
“我去看看他。”


龙雅沉住气,轻轻敲了敲他的房门,仍是没有反应后,只好缓缓地扭动门把,露出一道可以窥见里面缝隙。
房间里光线很暗,龙马并没有在睡觉,只是盘坐在床边一角,手中捧着一只小熊发呆。
见来自门口的动静,少年终于抬起头,声音里气息奄奄,“要走了吗?”


“走去哪啊?”
“……”
“起来吃点东西吧,一整天都没吃什么。”
龙雅走过去坐到他旁边,把手搭在他头发上。


“不用了。什么时候走?”
“先不走了。你这个状态,去了也是浪费时间。”
“……”
“把心里的事情理顺再说吧。”


“我想清楚了。”少年伸直膝盖,翻身下了床,将手里的小熊放在了一边的床头柜上,“按原计划没关系。”
龙雅的视线凝在那只玩偶上,它穿着手工缝制的蓝白色的青学球衣,针脚细密,一看就知道出自一双灵巧的手。


“那个女孩……很重要吧。没关系吗?”
“……”龙马抿住唇不语,瞅了一眼静静等待自己开口的自家大哥,半晌才闷然吐露出心声,“我离她远远的。才是对她好。”
“我在意那家伙,在意得不得了。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追逐梦想的我……居然会伤害到她。”
“我没有办法,原谅已经对她造成伤害的自己。所以……”


“可是,你没有和她袒露你的想法啊。”
“不……没有必要了。就算她现在不介意,但是已经在这条路上无法回头的我…以后只会有越来越多的封闭训练和比赛,一旦无暇顾及到她,同样的伤害又会卷土重来。”


少年的声线微微颤抖,手在身侧捏成了拳头。


“或许…她比你想象得要坚强多了。”
龙雅凝视着眼圈红红的弟弟,墨绿色的瞳孔深不见底,“你也别打肿脸充胖子了。正正经经地去表个白,尊重一下别人姑娘的意见。”
“……”
“你到底在怕什么?认识你到现在,除了小时候爱哭鼻子,我越前龙雅的弟弟,可从来没有对什么屈服过。”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这样走人了,以后可有你后悔的。想一下若干年之后,你终于有能力去保护她了。有一天她来看你比赛,你开心的不得了,觉得还是对她念念不忘。想再续前缘,却发现她身边坐着的,是她的丈夫和孩子……”


“命运可是很残酷的。小鬼头,它从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龙雅站起来,双手插进裤兜,和低着头沉默不言的弟弟擦身而过,“反正机票我撕了。要怎么做,你看着办吧。”


-


告别,是为了证明爱。


-


一个星期前的市青赛,青学摘得了桂冠。
社团的人都高兴坏了,毕竟青学一直都以男网实力出挑闻名,女网的部分倒是随意清闲得多。为了庆祝凯旋,女网部特地在一家高级料理店设下宴席。
奈绪虽然早早地退了社,但凭着曾经在球场打下的良好的人际基础,也被邀请去参加了聚会。


但是这天,她却发现好友罕见地戴了一顶鸭舌帽。举止也有些奇怪。被部长点名表扬她那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时没有摘下帽子,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笑意浅浅,像在哪处遭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后来把她最爱吃的炙烧寿司夹到她碗里时,奈绪特地凑近了她的脸去瞧她,立马发现了掩在帽檐下两只肿肿的眼睛。


“樱乃?你哭过了?”女生碰了碰好友的手肘,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她微微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嘶哑,“我毕业了。”
转过头对着自己抿嘴一笑,“从一场漫长的单恋拉锯战中。”


奈绪明白她意有所指。也不忍心去触碰还未愈合好的伤口,为了表示自己的心疼,一个劲地往她碗里夹食物。
“多吃点。胃饱饱的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别夹了……预算会花光的。”好友还在旁边不以为意地打趣,让她更觉难过。
她喜欢那个人的心情,奈绪全都看在眼里。她从没见过有谁能够为了一个不常陪伴身边的人,掷入自己那么多心思和精力。所有的辛苦都默默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因为是完完全全地在为对方考虑。


奈绪越想越难过,甚至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于是斟满了杯子里的清酒,忽地站起来举高酒杯,“没关系,迈过了这道坎以后,还有更光明的未来等着我们。”
身旁突然擦过一道高大的人影,手肘被撞了一下,她没拿稳手里的酒杯,回过神才发现洒在了那个莽撞的人的衣襟上。
女生赶忙道歉,视线攀升,看到那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人的脸时,吃了一惊。
狭路相逢,是圣鲁道夫那个把樱乃打伤的“女巨人”,南果晓。


“唉呀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女巨人语气并不友善,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原来是青学的……怪不得这么目中无人,拿到一个不足为道的小小冠军,尾巴就翘得这么高。”
“你说什么?!”虽然知道对方明显是在挑衅,奈绪还是无法镇定,怒气一下冲到胸口。
“南果同学,是不是对青学有什么误会。”原本坐着的好友也看不下去了,维持着一种平静却又严肃语气站了起来。


“哦?”南果晓挑了挑眉,打量了一下戴着鸭舌帽的女生,“你就是青学那位手下败将吧?手腕的伤好得这么快,我都认不出来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奈绪简直想撸起袖子跟她拼个你死我活。
“不服气的话,我完全不介意让你受伤第二次。”


而两人面对这过分的挑衅确实束手无策,奈何技不如人,只能咬牙忍受着这些屈辱。
“怎么?不敢了?”见自己的口舌之战占了上风,南果晓不依不饶,眉飞色舞。


“她完全可以打败你。”
空气凝固了几秒,突然间,修罗场之外的第四道声音滑入耳膜,是那个熟悉的,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听到的声音。
樱乃的心咯噔一跳,猛地向声音的主人望去。


越前龙马倚在不远的墙边,一只手将芬达递到嘴边不紧不慢地啜下,另一只手握着网球拍,正在用球拍的边缘一下又一下地抛着球。
“你是……”
“我说,这位大姐……”他露出盛气凌人的眼睛,把球抛到最高,再一举把它收入手心,“不信的话,我们来打个赌。”
“要是她赢了,你就要向这二位和青学道歉。”
“要是输了呢?”南果晓眯起眼睛,被眼前的挑衅吸引。
“随便你怎样。但是……你输定了。”少年勾起嘴角,燃起一贯嚣张的气焰。


“龙马君……”在去附近球场的路上,女生憋不住一肚子疑问,惴惴不安地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为什么……”
“想赢吗?”少年转过头认真地注视着她,令她心跳节奏开始乱起来。
“嗯。”女生咬住下唇,点了点头。


“那就认真听好了。”


奈绪跟在两人身后,有些郁闷地看着他们一路上都在窃窃私语,真的不像樱乃口中说的“从单恋毕业”的感觉,难道好友喜欢的另有其人?她有点崩溃,觉得自己刚刚的悲从中来好像白费了力气。


到达球场之后,南果晓自信满满地在对面做起了热身运动。


女生也在那位职业选手的指导下开始压腿,顷刻之后,女生开始练习挥拍,龙马看不下去,上前把她的手肘稍稍掰直,声音里一阵无奈,“这毛病还是没改。手肘太弯,击球使不出力,手腕的负担是最重的。”


“对、对不起……”面对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女生条件反射地缩了缩,双颊温度又不自觉地攀升。果然,尽管下了无数遍决心要放弃,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心脏还是像装了加速器一般跳得飞快。


……果然还是很喜欢。


“试着放开手臂的力量。击不到的球不要硬撑。”少年看着她紧张得皱成一团的眉毛,温柔的笑意浮上了眼角眉梢。他轻轻拍了拍女生的头顶,“按我说的去做。没事的。”


那个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对自己这么笃定。


”小姑娘,我不介意你先发球。“站上场后,南果晓随意地挥了挥手中的球拍,语气里漫不经心。


”不用让我。拿出你全部的实力。“樱乃弯腰做出防御姿势,斩钉截铁道,”反正都是我赢。"


女巨人耸耸肩,做出一副“别怪我没提醒你”的表情,跳起来发出第一球。


樱乃仔细观察她发球的动作,确定自己能接住之后才去回击。几番较量之后,见仍然破不了她的防守,女巨人开始故技重施,打出真正的力量型无法接住的球。


而令人吃惊的是,女生并没有挥拍去接,球被灌注了非同小可的力道,在地上旋转了好一会儿才滑落到一边。


“15-0!”


而后面对女巨人的发球,樱乃的反应都如出一辙,很快南果晓便拿下了第一局。
“樱乃?”奈绪看着好友在场上奇怪的反应,担忧不已。


第二轮便是女生的发球局,她似乎并没有急着去攻破对方,而是偏偏选择一种极为吊诡的角度,让南果晓保持着奇怪的姿势去回击,这一轮结束后并没有尝到多少甜头。


“我说……没关系吗?”看着没有占上风的好友的战斗,奈绪偏过头去,忧心忡忡地向看不出情绪的少年问道。
“没关系,”龙马的目光胶着在女生奋力奔跑的身影上,“那家伙比我们想得强多了。”
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我相信她。”


“4-0!第五局开始!”


“诶……”南果晓渐渐感到不对劲,虽说对手并不难缠,但如此自暴自弃的态度,让她觉得十分奇怪。
“再拿下一局发球就可以结束这无聊的比赛了。”女巨人打了个哈欠,准备再使出同样的力道,却在挥拍的那个瞬间发现了异样。


手臂……被麻痹了。


南果晓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地看着抛到半空的球直直地落到了自己面前,右手臂失去了一切感觉。


“发球失误!0-15!”


她开始恐慌起来,失掉一整个发球局。
后来的战势便急转直下,无论是去接对方的球还是轮到自己发球,右手臂都无法使出劲,对方比分渐渐赶上来,越咬越紧。
她阵脚大乱,连本来不占优势的防线也被击破。


“4-6!青学获胜!”
南果晓不敢置信地看着最后一颗飞来的球擦过自己的脸,落在了的后方,而后哨声响起,宣布了对手的胜利。


与此同时,对面的麻花辫女孩绽开了笑容,高兴地跳了起来,和一直在球场边静静观看的少年一起,说出了那句话。
“まだまだだね!”


-


“她如果一直打那种球,伤害的是她自己。”
“可是……这样做真的好吗?”
“放心吧。这种问题越早意识到越好。你也算是帮了她。”


想到比赛之前少年给自己的战术指导,樱乃心里便一阵感激。但是上次二人不欢而散的记忆仍然历历在目,女生为难地不知如何开口道谢。
“龙崎,”走在前面的少年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以后……给我发电邮吧。”
“诶?”樱乃突然间不知所措起来,她以为上次一别,已经和眼前的人再无瓜葛,“可是我……”


“狡猾的人是龙崎你才对。”
少年压低声线,语气里有些忿忿,“开始写信的是你。说结束的也是你。完全不问我的想法。”


“龙马君……是什么意思?”心底逐渐浮出,那个从来不敢相信的答案。


少年别过脸去,将背上的网球袋卸了下来,掏出包裹着的便当盒,递到女生面前,“……我做的。打开看看吧。”


樱乃心跳不已地接过它,又使劲地眨了眨眼,终于确认眼前的景象并不是一瞬即逝的梦境。
直到双手有些颤抖地打开便当盒,发现从前自己教过他做的那些食物,蛤蜊饭团、大阪烧、小香肠都乖乖地躺在里面,细致又熟悉,一幕幕往日的画面涌上心头,化成水汽覆上了双眼。
更重要的是,那用酱料在上面歪歪扭扭写着的几个字——
“好きだ”——(喜欢你)


女生眼眶含泪,笑出声音来,“我也是——”
一直以来,从未动摇过的,最坚定的念头。
“最喜欢龙马君了!”


心里最诚实的声音,终于好好地传达了给你。


-


龙雅按照约定的时间来接弟弟时,正好看到了那个自己一直想见的女孩。
两个人脸上都挂着羞赧的红晕,他就知道自己的小鬼头终于是没有输了这场名曰恋爱的战斗。
当然,那家伙除了别扭一点,长得帅网球还打得这么棒,哪家的姑娘不会折服于他的魅力之下?
想到这里,他就自豪得有些得意忘形。也不管现在过去是破坏了别人的气氛,就冲那一对情窦初开的人喊,“喂!到点啦!上车啦!”


女孩子诧异地扭过头看着自己,嗯,果然是个标致的美人。龙雅满意地点点头,将手中的橘子抛给她,“你好呀,”指了指旁边的小鬼头,“我是他的大哥。”
“这小鬼超级不省心,以后还要让你多担待些。”


“啊!哪里!我才是要——请多多指教!”女生一紧张起来就容易结巴,连忙鞠了个九十度标准的躬。
“快上车吧,不然机票又要改签了。”龙雅笑眯眯地催促着他们。
少年打开后座车门,听闻皱了皱眉。
“你不是说撕了吗?”
“不这么说你能下定决心吗?”
“……”


有时候真的会怀疑,这个人才是那老头子亲生的。


“你不知道小鬼为了做这个便当,把家里的厨房弄得一团糟。”
“多余的事情不要说!”
“南次郎叔叔还扯着他的大腿叫他不要走。”
“……闭嘴!”


女生只是坐在后面安静地笑,虽然已经互表心意,车内吵嘴的气氛也很欢快,她心里还是舍不得那小鬼,有点难过的吧……
但是不管以后面临怎样的困境,爱与信心,都会一直在。


龙雅瞟了一眼后视镜里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抿起嘴角。


-


机场内人流量不大,但是登机大厅里依依惜别成双成对的人也不少。
龙雅那家伙总算识相一点,先去办手续了,留给他们分别前最后珍贵的相处机会。
“不要忘了给我发电邮。”
少年其实有一堆话憋在肚子里,又不想表现得太过啰嗦,“还有那联谊会什么的,别人再叫你去你记得要拒绝。”
“……毕竟是有男朋友的人。”
龙马觉得自己的话十分在理,边说边自顾自点了点头。
“是是,男友大人。”
女生在心底窃笑,觉得他进入角色进入得特别快。连关注的点都醋意十足。倒是她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人会在那边怎么拈花惹草,也许这就是……闷骚的好处? 


“龙马君只要好好保重身体,我就放心了。”
樱乃甜甜地笑起来,“快去登机吧,要来不及了。”


“嗯。”少年拉了拉帽檐,转过身向关口走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猛地想起自己忘了东西。


女生本想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身影离开旋转门,却看见他突然折回身,快步向自己走来。
“龙……”
少年温暖的手覆上自己的眼睛,还未说完整的名字,被唇上一个轻如羽翼的吻截断在了空气中。


-END-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