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宝宝鱼

龙樱一生推!

【龙樱】航空邮件/AIR MAIL(后篇)

亀莉夫人:

嗯……这一章码得十分纠结,不是完结篇,还是让他们持续地甜腻了一会儿。(但是依旧没有表白在一起什么的啊摔为啥!


因为自己一直想写RS「恋爱情愫」以外类似羁绊(?)的东西,所以完结篇里要开始搞事情了哈哈哈!结局走向很悬!可以小小期待一下!争取在xf爸爸更新下一话之前码出来……


说起来,想到下个月NPOT我儿子可能因为战线的延长又要被雪藏到不知什么时候,心就一阵痉挛的痛OAQ。(文里的儿子也是个心事boy,心疼。小小年纪就要背负许多。另,魔幻主义做饭的情节出现bug的话请见谅……


-


“部长!已经跑完十圈了,放我们走吧……”


夕阳还未抖尽最后一丝余晖,天空的边缘已经绯红一片。海堂薰看着眼前气喘吁吁一脸求饶的后辈,闭上眼不留情面地说道,“不行,最后五圈。你们体力真的太差。”


还没来得及对后辈们接踵而来的怨声载道进行一番呵斥,另一道清洌洌的嗓音便在耳边响起,“海堂前辈,”声音里是戏谑的笑意,“还是老样子呢。”


海堂薰吃惊地扭过头,熟悉的白帽少年跃入视野,身上散发着与网球部的后辈们截然不同的凌厉气质。


他如鲠在喉,本来就被别人描述成“目露凶光”的瞳孔稍稍放大,一时也不知如何寒暄叙旧,只是不可置信地低呼少年的名字,“越前……”


“チッス。”少年举起手擦过帽檐,对着他敬了个利落的礼,“好久不见。”


“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想到自己现在是堂堂的青学网球部部长,海堂薰确认眼前的人的的确确是几年前就远赴异国进军职网的同伴,心绪倒也平缓了一些,“闲杂人等不得打扰队员训练。”


少年听闻皱了皱眉,随即畅快地咧开嘴角,“那……跟我打一场吗?海堂前辈。”


“太晚了。这里快关门了。”海堂走到他面前,彼时少年的个子拔节生长,已经能与自己平视。他不太常笑,此刻却感觉笑意正情不自禁地攀上自己的面颊,“换个地方聊?”


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海堂重新凝聚目光里的凶意望向声源处,只见球场围网边几个后辈正围着那个酒红色麻花辫的少女殷勤地递水,不由得叹了口气,对着少年指了指那个方向,“没关系吗?”


少年循着方向望去,脸上的笑意也消失无踪,阴沉地说着,“前辈等我一下。”便迈开步子走向门口,不由分说地将女生拉出了吵闹着的男生包围圈,剩那几个虎头虎脑的后辈惊讶得面面相觑。


“龙马君别误会,他们只是、只是在关心我的伤势。”上一秒还对男同学们的热情感到无比困扰的女生察觉到眼前人隐隐敛住的怒气,因为怕打扰到他和海堂前辈的谈话,自己坚持在门口等他,却想不到联谊会上网球部的他们也发现了她的存在。


“我看没那么简单吧。”前面的少年闷闷地发声,仍然贯彻行径诡异就是不把话说清楚的原则,让女生感到无所适从。在海堂面前站定后,樱乃忙不迭地弯腰鞠躬。


“在一起了啊。”海堂薰波澜不惊地开口,随后却看到满脸通红的麻花辫女孩头摇得拨浪鼓一般,倒是越前气定神闲没有反驳。


印象中这两人从国中时就经常一起出双入对,虽然脑海中已经自动帮他们配对,到底是没有什么结果。高中之后见证女生在隔壁女网部拔节般的成长和渐渐开始受欢迎的体质,也曾经替一走了之便无音信的越前可惜过。


“薰酱!!!”
由远而近传来一个甜得发腻的女声,海堂薰心中警铃大作,还没来得及把眼前两个不明真相的后辈支开,下一秒脖子就被声音的主人用白皙的手臂勾住。


两人对眼前发生的奇异景象目瞪口呆,一向一副生人勿近的海堂前辈在那个烫着优雅波浪卷的学姐面前,面颊绯红,眼神游弋,平常似乎要吃人的可怖气势削了一大半。


“你们好啊,我是男网部的经理,也是薰酱的女朋友,西野七月。”
美艳学姐戳了戳无辜小动物般海堂前辈的脸,自我介绍道。


“你……你好……”两人吞吐回应道,还没从这媲美“青学全员都爱喝乾的蔬菜汁”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海堂前辈……”少年肃然起敬,“真厉害呢。”


“……”


“あらら……”西野七月用锐利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一对刻意保持着距离但又说不出的微妙的后辈,“莫非你们还没有互相告白?”


“……学姐误会了,我们、我们只是……”姑娘急忙解释,脸憋得红红的。
“朋友对吧?”打断道,“我懂我懂,一开始我和薰酱也是以朋友互称,但是……”过来人般意味深长的眼神,“有些事还是说出来比较好哦。”


“好了。七月,别闹了。”察觉到两个后辈好像被戳中了各自的心事,尴尬沉默不言,海堂薰决定适时结束这犹如修罗场般的诡异气氛。
“好嘛薰酱。关东大赛的抽签顺序定下来了。我们得赶快去提交比赛名单。”女生马上收敛起玩笑的语气,说起正经事来。


“嗯。”海堂默然点头,顺势牵过她的手,“那越前,下次见了。”
“前辈先去忙吧。”少年挥了挥手里的球拍,“下次一定要打一场。”
海堂薰嘴角掺着笑意,把手里从罚圈的队员那扣下来的青学正选球服抛给少年,“下次穿上这个来见我。”


少年猝不及防地接住球服,蓝白相间的熟悉颜色,仿佛携着朦胧往事所掩埋的约定和羁绊,心下便了然一笑,“一定。”
同伴不管身在何方,都依然是同伴。
海堂背对着他摆了摆手。而正在罚跑的队员看到部长的手势,也起哄着勾肩搭背地离开球场。很快,球场里静悄悄的,只剩下留在原地的两人,感受着此时不可言说的气氛。


地球还未转过晨昏线,夜色迟迟未到。越前龙马环顾四周,这再眼熟不过的球场,约摸四五年前,自己在这里被打败过,尝过流泪的滋味,最后怀抱着巨大的梦想,肩负着许多人的期望离开。
他觉得心中沉寂已久的东西睁开了眼,脑海里似有风声猎猎,这是许久不曾有过的,异常清醒的感觉。借着最后一点余晖,越前龙马展开衣襟,穿上了那身胸前印着“SEIGAKU”的球服。
回过头,却撞上了女生清亮亮的眸子,他在那双闪着泪光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穿着青学球服的自己的倒影。


“真怀念呢,”她嗫嚅道,些许抽泣,“想起第一次看到龙马君穿正选球服的样子,跟现在很像。那个时候我很无理地要求想看一看你穿它的样子,龙马君就真的穿上给我看了……”
少年眨眼,恍惚忆起她话里许多年前的那一幕。
“龙马君……一直都这么温柔呢。”女生低下头去,眼底是一览无余的落寞。
内心充盈着温暖善意的冷面少年,对朋友不经意的关怀,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什么特别的人,只是因为他一贯不着痕迹的,连他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温柔罢了。


“笨蛋,这些事我可没对别人做过。”少年暗自腹诽道。难为情地整了整衣领,而这话到了嘴边又变成风牛马不相及的另一件事,“做吧,龙崎。”
“诶?”
“蛤蜊饭团……”他凝视着眼前一脸忧伤的女孩,声音沉缓有力,“教我做吧。”


看见她盛满泪意的眼睛微微颤动,越前龙马也不顾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以后很有可能后悔的话。
嘛,算啦。反正今天心情还不错。


-


对于龙崎樱乃来说,“樱花”意味着奇迹。
她从未见过有什么花能如此开在枝头一簇簇,纷繁肆意之余,却是满溢的温柔。人间四月天,在这春意的守望之下,似乎从前不曾期盼过的,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奢望的事情,都会理直气壮顺其自然地发生。


所以,她也不想为眼前挺拔的、需要仰视的少年懒洋洋地靠在樱花树下等待自己的景象做什么幻觉一类的辩解了。
温润的风撩动枝叶,沙沙作响之际,一阵阵樱花在他身边簌簌飘落。少年听见脚步声,微微抬眼,稍稍站直了身子,“来了啊。”他没有戴平日的白帽,墨绿色的头顶沾着几片花瓣,“真是的。采购食材这种事,听起来就很麻烦。”


因为这是春日,因为开着樱花,这些“奇迹”的出现,是理所当然的。


樱乃蕴着轻柔的笑意,掂起脚尖将少年头顶上的细软片状物拈了下来,“要学做料理的话,分辨食材也很重要呢。”


龙马看见女生的手穿过自己的视线,头顶微微的触感,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女生拈着花瓣冲自己笑,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去,“走吧。”


他不是常来逛超市的人,偶尔来一趟总是不知不觉就塞满了购物车,结账时往往能装满四五个大袋子,因此在美国时龙雅总是抗拒和他出门购物。
“龙、龙马君?速食面我们不需要啦!”
“……猫粮也不需要!”
才走进门没几步,还没到生鲜区,眼前的购物车就被东瞧西看的少年郎随手放进来的各种食物和小玩意塞了一大半。
“真是的……和小孩子似的。”
看着购物车里海鲜、豚骨、咖喱不同口味的泡面,樱乃很是怀疑这趟到底是采购食材还是储备口粮。


“我说龙崎……”发现熟悉的「和菓子」提示牌第四次映入眼帘,龙马无奈地搔了搔头发,不再对推着购物车在前面带路的女生抱有期望,“如果不是你总是带我走到这里,我也不会把想买的东西都扔进去的。”
“……”
樱乃前行的身影僵了僵,一颗心咯噔一跳,感觉如芒在背。原来以为少年沉浸在挑零食的世界里,没有发现自己遇到了鬼打墙,怎么也走不出这零食区。


可、可是,在超市都能迷路这种事,被发现的话就太丢人了吧?!


“就、就是啊,看到龙马君这么喜欢零食,就打算在这里多逛会儿了,哈哈……哈哈。”
女生回过头讪讪地笑,暗暗下定决心这次是不得不走出去了。


“还是我来找路吧,跟你刚刚走相反的方向就会出去的。”少年眉头微蹙,不打算为女生蹩脚的理由买单,推过购物车走在了前面。


“对、对不起……”


两个人费了一会劲才找到目的地,看着熟悉的陈设,樱乃总算喜上眉梢,因为从前来超市都是跟着家人,从来没记多少路,倒是对生鲜区里来自不同地方的新鲜食材爱得深沉。
来自全国各地的大米,口感也与那里的气候土壤息息相关,做饭团不太适合用太过软糯的米粒,咬下去易嚼清香有回甘就足够了。


“龙马君你看,这是青森县的梯田种出来的稻米,可以说是全日本最香的大米了!”女生笑意盈盈,在身边人的帮助下舀起一捧往购物袋里装。
“哦。”然而对于两只手打开购物袋的男生来说,显然并不认为这一排长得一模一样的大米,除了出产地不同以外,还有其他什么特别的地方。


“海鲜的话可以选择新鲜的蛤蜊,但是为了减轻腥味呢,也可以加鲑鱼罐头进去中和口味呢!”
“……真麻烦。”


“很有趣不是吗?”女生鼓起劲,试图煽动面无表情的少年,“只要选错一步做出来的食物味道就会大不同,某种程度上,跟打网球也很相似呢!”
“差远了。”
“……”


终于确定购齐所需要的食材后,樱乃心满意足地走去结账,倒是推着购物车被各种产地和选材扰得脑袋一团乱麻的少年暗暗松了口气。想到这只是做饭的第一步,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做饭的地点当然是女生家,方便的是龙崎父母和奶奶都去了北海道看望远亲,空荡荡的厨房刚好是秘密的场所。更重要的是,他才不要让臭老头知道自己在学做饭团这种事,想一想那个画面就知道有多可怕。
樱乃将购物袋里的食材一样一样取出来,愉悦地哼着小调,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向一旁的少年问道,“刚才说的东西,龙马君记住了吗?”


“嗯、ま……”少年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女生掏出那一袋大米,把问题抛给他,“告诉我,这是产自哪里的米粒?”


“……”
没有想到她还有这一招,少年心下一惊,吃力地在脑海里搜刮关于答案的记忆,只记得是梯田种出来的,可是是哪里的梯田来着……
看着龙马一脸茫然的表情,女生意料之中地叹了口气,一边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拿个小本本记下来时,也把答案公布了出来。


“是青森县——”
话一出口,空气中却有两个声音交叠在一起,吐出同样的字句。


“不要小看我。”
龙马斜睨着她,神色里沾上些许得意。这么较真的样子,却着实把女生逗得笑了出声。


之后在樱乃的指导下,他的人生第一回洗了把米,也好好地观察了电饭锅的运作。沾湿了手准备捏饭团的时候,女生在旁边尝了尝煮熟的松茸菇的味道,赞不绝口道,“龙马君也尝尝吧——”说着便捏着一块递到他嘴边,然而此时少年专注于手头工作,马马虎虎地用嘴去接食物,却一不小心将女生捏着松茸菇的手指也一并吮进了嘴里。


他知道自己碰到了食物之外的东西,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之后,才慌张地沿着那截伸到自己面前的手臂去瞧她,果不其然她的脸已经变了颜色,像日暮时分热烈的火烧云,空气里暧昧的温度蹭蹭地上升了好几个指数。


他急忙松开口,感觉到自己脸颊也开始发烫,血液流动犹如湍急的河流,于是赶紧别过头避开她惊讶又羞怯的眼睛。


“我……我去切一下肉松!”气氛实在太过暧昧,樱乃心慌意乱,只觉得有浪潮在击打着胸口,一下又一下,按捺不住之下只好借机逃开。


想到她手腕还受着伤,本想开口阻挠,又觉得此时先说话太难为情,少年只好别扭地胶着在如何将饭团捏得有棱有角一些。


-


“回来啦,”听见门口的动静,南次郎兴奋地把头探了出去,“今天是周六,又带了什么好吃的?”
少年将手中的一袋食物抛给他,闭着眼不温不火道,“小香肠。”
“哦哦哦,”南次郎把头埋进食物袋里,深吸了一口诱人的香气,“还是照样不叫你的外卖吗?”


“嗯。”
龙马随意地应了一声,解开衬衫纽扣准备泡澡。


南次郎觉得十分奇怪,一个月前的某一天,自家儿子居然带了饭团回来给自己享用,虽然嘴上说着“捡来的不吃就扔掉”,但他咬下去第一口时,就知道这绝对不是简单的饭团。
问及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吃,得到的答复是“吃过了”。
之后的每个星期六,他都会空出一个下午的时间不知所踪,在太阳下山之前回来,都会携上一份手艺高超的料理,给自己投食。
太奇怪了,奇怪极了。
但南次郎并不想深究这其中原因,生怕掐掉了他给自己投食的意愿。作为一个安静享受儿子带来的福利的老爸,他觉得自己还是挺称职的。


对于越前龙马本人来说,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自己成了“樱乃料理教室”的唯一学员。虽然做饭麻烦事一堆,也不是自己擅长可以随意耍帅的项目,相反笨拙的时候还比较多,但他就是一条道儿走到黑,栽在其中无法自拔。


他不知道是因为认真下厨还是她在身边的缘故,和她待在一起度过的时间,虽然平缓如晴空中温吞前行的云朵,但是他惬意于自己慢下来的节奏,就像童年时期在院子里逗着卡鲁宾玩般的纯粹。
有一回樱乃教自己做大阪烧,由于酱料和火候都没有控制好,做了好几个失败的版本,最后终于烧制出两人都满意的食物后,他看着女生鼓动着腮帮子,夸张地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也没有绷住笑了出来,却听到女生细细的欣慰的声音,“好久都没有看到龙马君这样笑了呢……”
“嗯?”
“龙马君不知道吧,你回来的这段时间里,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呢。”
“真是把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了……”
“虽然不知道龙马君在为什么感到难过……”她闪动着双眸,像已经把自己的心思看了个透彻,“但是,在我看来,龙马君一定没问题的。不管什么样的困难,龙马君的话,一定都能迎刃而解的。”
声音里的笃定,像参天大树长出的繁茂枝叶,将空气里的不安因子都收拢于荫蔽之下。
“……”他挑了挑眉,诧异于女生捕捉到的细节,心里涌出些许感动。
“谢谢。”但最后,也只能这样回应。
她说的没有错。虽然自己在休假中,心里还是在牵挂着大洋彼岸的赛事,和他走到半途的职业生涯。各种没有解决的事情,搅在心里越来越焦躁,也只有做饭的时间,能够稍微转移一会儿注意力。
他清楚自己必须要承担的东西。


准备好换洗衣物后,龙马走近浴室,伸出手准备转动门把,下一秒门却被从里面打开了,他吃了一惊,望向那个和自己一样长着墨绿色头发的人,感到莫名其妙,“你怎么在这里?”
“哈哈哈小鬼头,好久不见。假期怎么样?”
“来这里干嘛。”他不悦地闭上眼,虽然眼前的人和自己再亲近不过,还是对他一声不吭就来侵占自己的私人领地感到不满。


“干嘛……你最清楚不过了。ATP夏季巡回要开始了,你这放了快两个月的假也已经够了吧。”龙雅披着他的浴巾,使劲地搓了搓他的头发。
“嗯。”他打掉龙雅的手,绕过他走进浴室,“所以你来干嘛?”
“……我这不是担心你想不开,来接你回洛杉矶吗。明天的机票已经订好了,你洗完就准备一下pack吧。”


“……不,现在还不行,”少年语塞了一会儿,好半晌才闷闷地开口,“再给我两天时间。”
“什么事情你还没有处理好?都两个月了喂!”
不想听他继续抗议,龙马“嘭”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而来自门外的声音却不依不饶道,“不是我说……集训迟到的话会被扣奖金!罚训时!”


少年长吁一口气,推开窗户让浴室里积聚的蒸汽散开。暗沉的夜空中只挂着零零落落的几颗星。飞机颤动的轨迹在云层中划过,带着一闪一闪的信号灯,最后消失在无垠的视野中。


-TBC-

评论

热度(48)

  1. 凉宝宝鱼亀莉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