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宝宝鱼

龙樱一生推!

【龙樱】航空邮件/AIR MAIL(中篇)

亀莉夫人:

小柱子出场后的一个星期,想他。


这篇是个妥妥的小甜饼,自己写完都在感叹青春真好。原来觉得这一对感情十分无望,因为男方对梦想的追逐似乎没有尽头,而小姑娘却要在这漫长的时间里苦等到不知什么时候。


但是亲爹发糖之后想通了,就像有个亲说的,“龙樱这支股只会涨不会跌”,在我儿感到疲惫倦滞的时候,他就会发现姑娘其实从未走开。


用一句话概括姑娘,就是「一心一意努力遇见命运的奇迹」。


没太多时间码字,所以很多词句也未经琢磨,或许看起来比较粗糙,祝食用愉快~


(还有 抱着对弟控龙雅的痴汉属性的怜惜 插入了小小的一段双越……


-


进入职业网坛之前,越前龙马一直认为这是个值得憧憬的,能够一心一意打球的世界。事实上成为了职业选手之后,他真的十分自由,能够以个人名义去挑战任何想打败的对手,全场的喝彩接踵而至,媒体专访蜂拥而来,仿佛已经成了一种惯有模式。


时间久了,对面场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对手一直在换,他却觉得,征战世界这件事,没有以前想的有趣了。


倒不如与从前青学的各位一起并肩奋斗、一起尝过输赢的滋味,一举拿下全国大赛冠军时的喜悦。
实在无法忘记,青学的各位。


是了,现在的状况便是,尽管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但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仿佛自己是一颗寂寥的远星,俯瞰着地球上的熙熙攘攘。
不想承认,但的确比年少时候要寂寞。


也有不自由的时候。尤其是当自己曝露在聚光灯之下后,要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和意见。
而考虑毫不相干的人的感受,向来不是他的作风。
难道现在为了打网球,还要改变原来的自己吗。
那拿到世界冠军的那个人……还是自己吗。


他想不通。明明胜利一直尾随着自己,却不得已揽下满心疲倦。
或许获得胜利的代价,远远不止拼搏和挑战这么单纯而已。


那天他久违地休假在家,才注意到许久未打开的邮筒,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
打开它,发现了三封未拆的信件,都来自同一个人。
说起来,上次读她的信,已经是小半年前了。


电视上播着自己喜欢的选手的比赛,他无心去看,只觉得耳边笼罩着来不及去辨认的阵阵喧哗。
眼下是少女端庄的字体,记录着自己的日常小事,“做了性格测试,上面说我是犬系女子诶,我还挺喜欢小🐶的。龙马君好像养了只猫咪吧?这么说龙马君很可能是猫系呢~喵。喜欢慵懒地晒着太阳。”
“看了龙马君的比赛。还是一如既往地帅气!从温哥华回来还习惯吗?注意保暖,小心生病。这边已经下过几场大雪了。周末要和奶奶准备铲雪了呢。”
……
“……龙马君,已经三个月没有音信了呢。是否真的太忙?如果我打扰到你,请务必告知。拜托拜托。”


这么说来,自己那么久这般不闻不问,怕是已经被她当做惹自己厌烦了吧。想到这里,越前龙马便懊恼地揉了揉眉心,心底溢出一丝慌乱。如果拿到她的电邮就好了,也不必等到航空件寄过去才让她知道解释。
那个晚上他甚至把从前少女寄来的信件都细细看了一遍,第一次看时觉得暖心的地方现在依然会勾起嘴角。而看到少女字里行间的落寞时,他也想尽力去安慰。
测量两个人的距离那种东西,并不需要。


有点,想回日本了呢。


打完日程表上最后一场比赛后,原本想让经纪人放个长假,在这节骨眼上,一本周刊却发出自己在温网上服用兴奋剂的虚假报道,连时间和地点也编造得有板有眼,声称消息来源十分可靠。
经纪人打来电话告知,虽然已经知道是Frank Donald那个手下败将向周刊造谣生事的,但是这也算是未经考究过的丑闻,别人毫无证据泼到自己身上的脏水,还是得由自己清洗干净。
毕竟这个世界上,恨不得让爬得高的人掉下来,与自己一样身处泥潭的人,多了去了。


“现在已经进入法律程序了。剩下的事交给我们就好。你可以好好给自己放个假。”
“嗯。”


挂掉电话,他如释重负地开始收拾起行李。


门外钥匙转动的声音传来,片刻之后,越前龙雅拎着两袋食物,对着满地的衣物目瞪口呆。
“你这是要干嘛?小鬼头。”
“回日本。”少年头也不抬地整理着行囊,“臭老头老是说肩膀痛,用这个药应该挺好的吧?”
“……你是不是被那报道打击了?我跟你说,小人做的事情你计较的话就输了……”
“没有,”他叹了口气,“我只是想休息一下。”
越前龙雅眨眨眼,联想起自己弟弟最近无精打采的样子,心底便也知晓了三分。
“说到底,你还是个小鬼头啊,哈哈哈。”
“到底想说什么?”
“回到最初的地方去,找到变成男子汉的方法再回来吧。”
龙雅蹲了下去,拍了拍他的头。


-


市青赛一役,青学女子网球部打入了决赛。
同伴们充满了干劲,练习场内击球的声音不绝于耳。
龙崎樱乃虽然手负着伤,不能上场打球,但网球部人手紧张,比赛的队友都有自己的训练计划,一年级生们却缺了指导,于是少女只好被拜托去盯着新人们练习。
一天不往球场跑就浑身不舒服的她,就算只能在一旁看着别人打球,都会由衷开心。
“樱乃!有人找哦!”部友在门口朝她挥挥手,女生小跑过去经过她身边时,被小声地带着笑意提醒,“好像是个大帅哥呢。”
少女一个踉跄,奔跑着的身体僵了一僵,心底蔓延上来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还没等自己走出球场,那个人就迎面朝自己走过来了。他把帽檐拉得很低,看不清面容,也没被网球部的人认出来。
可是下一秒,女生侥幸的心思就被一扫而空。那个人略带怒气地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盖在了她头上。
“还缠着绷带呢,就想打球吗。”
“牙白牙白……”
女生深知网球部,特别是女子网球部这种地方,对球员的异性关系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此刻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她不敢想。但是很明显,已经有人发现了对面那个眉头皱着,轮廓凌厉的猫眼少年是谁了。场内击球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女生们的惊呼。
“天哪!那个男人,是越前龙马吗!”
“越前龙马!!!”
“我爱豆!居然能见到生人!”
“啊啊啊啊啊——”


少年估计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任性举动,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反应,想伸手去拉帽檐,却尴尬地发现自己的帽子已经盖在了女生的头顶上,而帽子下那张可爱的涨得红红的脸,正气鼓鼓地看着自己。
“龙马君真是的!”
他以为女生生气的点在于她不习惯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而离开了众人灼热的视线之后,女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细细轻轻的,像漂浮在阳光下的尘埃。
“龙马君这样来找我,会被其他人误会的呀……”
“嗯?”少年挑了挑眉,“误会什么?”
“误会我和龙马君是……”少女没有勇气说出“男女朋友”这般暧昧的字眼,意识到自己挑起也许对方不愿面对的话题后,讪讪地吞掉了后面的词句。
但是敏锐如少年,心神领会女生没有点明的意思。
“不是挺好的么。误会什么的。”少年不悦地闭上眼睛,把手中的喝光的芬达罐抛进一旁的回收箱。和自己扯上那样的关系,就如此令她抗拒么?如果是这样,他反倒有点希望拉近身后的人和自己的距离。


女生听闻倒吸一口冷气,而这话里的含意也不敢擅自揣测,也便不敢搭话。
“伤还没有好,就不要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越前龙马才想起自己专程跑来女子网球场找她,就是对她这般不懂得保护自己的态度感到恼火。身后的女生却轻轻地笑了出来,像炎热的暑气下被冰镇的芬达贴了贴面颊。
“龙马君,变得会关心人了呢。”
“才没有。”少年下意识地去否认,“我只是想快点吃到蛤蜊饭团。”
“诶?”见自己被泼了冷水,少女也有点气馁,脑海中闪出一个调皮的坏点子,“龙马君这么想吃的话,我教你做就好了。”
少年的身影顿了一顿,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要。”随即加快了脚步。
戳中了他的软肋。姑娘着实觉得这样的少年可爱又好逗,继续跟上去不死心地说道,“很简单的。很快就能学会。”
“……不要。”
“学会做了的话以后也能做给自己吃。”
“……不要!”
少年驻足停步,偏过头去刚好迎上女生眼里狡黠的笑意,可恶,不能输了气场不是。于是他故意凑到女生跟前,近到似乎能觉察到少女纤薄肌肤下的毛细血管,压低了声音说,“我只吃龙崎你做的。”
很好,看见女生瞬间红得冒烟的脸,少年对自己耍赖的成果表示很满意。恢复了两人的正常距离,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撂下自己胜利的小旗,“まだまだだね。”


-


高桥奈绪从老师办公室送完作业回来,却没有发现教室里说好放学一起走的樱乃,那个笨蛋,八成又是拒绝不了别人帮忙去盯新人练习了吧?!明明还受着伤,这种时候能不能想想自己啊。女生生气地蹙起眉毛,把桌上的课本往书包里塞,打算去球场训斥好友一顿。
准备离开时,回过头却发现一个身形瘦削,气质有些咄咄逼人的男生站在门口,他低着头,帽子挡住了脸,“ども,”他开口。是有些耳熟,但想不起在哪听过的嗓音,“你知道龙崎在哪里吗?”
“啊……”见教室里只剩下自己一个,奈绪才发现是在跟自己搭话,急忙回应道,“应该……又跑去网球场了。”


“那个笨蛋。”男生看起来好像生气了,自顾自地低声念叨了一句。向自己匆忙道谢后,转身快步走开。
咦……印象中,樱乃好像没有这样……酷的朋友吧?奈绪有点没缓过劲,对男生的身份起了怀疑。追出去想问个究竟,却只看到男生的衣袂一角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拐角。
说不出的熟悉,像和记忆里的某个人重叠了。
高桥奈绪怔在原地。


而后来,在去球场的路上,女生又看见了他。站在他旁边的,正是自己那看见气就不打一处来的,不懂拒绝的老好人密友——龙崎樱乃姑娘。
“樱乃!”奈绪跑过去,抓着她的肩膀一阵晃,“这种时候就不要再跑去球场了吧!被球打到伤口又严重了怎么办!好好替自己考虑行不行!”
“奈...奈绪……”对方被自己吼得有些吞吐,脸上却泛起可疑的红晕。虽然好友以前犯迷糊的时候自己也经常这么吼她,但大多数时候她只是打着哈哈应付了过去。奈绪对现下好友的一反常态感到奇怪,但也没去考虑太多,“真是的。你这么努力,偶像越前龙马君也不会知道吧。”
话音刚落,眼前的女生的表情更加怪异,同时也感受到来自旁边一道灼热的目光。


奈绪才想起那个男生的存在,转过头去想打声招呼,却在看清男生面容的那一刻所有话语都哽在喉咙里。
“偶像越前龙马……”男生玩味地看向已经尴尬到满脸通红的好友,“已经知道了哦。”
“诶???——”
这这这,眼前发生的事情,真的不是幻觉吗?那个自己以前疯狂迷恋,但却一直只出现在电视屏幕和杂志报道里的网球神将,像是打破了次元壁,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和好友的关系更是耐人寻味。


“对不起啊,奈绪。”好友合十手掌,闭起一只眼睛抱歉地看着自己,“我跟龙马君认识这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
“难怪樱乃你……”震惊之余,奈绪已经口不择言,“一直没在联谊会上给学长们联系方式,原来早就心有所属了!”
“……你在乱说什么!”
好友急了,彻底乱了阵脚,将自己的身体扳直推了出去,“没什么事的话先回家吧!”
“等等……”一旁的越前龙马先生眨眨眼,向自己问道,“联谊会是什么?”
“……啊!就是女生们想结识更多男生,互相交流互通好感的一种……”
“你可以走了!!!”
趁好友没有大发雷霆之前,奈绪赶紧拍拍屁股撤退。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女生又再次回头望了望。夕阳照耀之下,两人并肩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像饱含了无尽的言语,延伸至时间尽头。
越前龙马和龙崎樱乃……
“能获得幸福就好了。”
女生弯起嘴角,喃喃道。心情大好地往前迈步。


-TBC-

评论

热度(63)

  1. 凉宝宝鱼亀莉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